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游 心 无 垠

一坨老男人的胡言乱语以及东游西摄

 
 
 

日志

 
 

《读库》6年  

2012-01-06 16:01:29|  分类: 胡思乱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识老六,是十年前。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以老六的名号行走于江湖,叫张立宪。


      2001年,我去马路湾东宇书店闲逛,看到一本现代出版社的《大话西游宝典》,这本书非常变态地把电影《大话西游》的前世今生、里里外外八了个稀烂,一丁点都没有辜负那个书名。由于对周星驰的喜欢,毫不犹豫地把那本书买了下来,并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这本书一直是我的枕边厕上读物。老六是这本书的主编以及撰稿人之一,该书的序言也出自老六之手。但是说实话,当时我对这些一点也没有留意。
       再识老六,是六年前。
       2006年,一位朋友向我推荐老六的《记忆碎片》,看了超喜欢,从内容到文风。老六是六零后,比我小几岁,是六零年代的尾巴,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成长于八十年代,有着对那个纯真年代无限怀念。他给那本书起了个副题: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以此表达对那个逝去的纯真年代的怀念与敬意。其实,那本书的大部分内容早已在网络流传,只是由于我的孤陋寡闻没有看到而已。为了出那本书,老六又补充了部分内容。自此,“记忆碎片”作为一种文体,被老六首创并使用到了驾轻就熟的程度。
       也是那一年,老六开始单挑,以一己之力搭建团队编辑出版《读库》,一做,就是六年。
       六年的时间不短,作为老六的忠实粉丝和《读库》的忠实读者,家里新添置的书架上整整一层是30几本《读库》,还有老六做的笔记本、图鉴,以及其他衍生品:《童年与故乡》、《青衣张火丁》、《共和国教科书》...如果算上他引进的台湾汉声、印刻版图书,那就不是一层,恐怕差不多是一架了。
    喜欢老六,一为他的精神,一如堂吉诃德,在当今物欲横流、世俗功利的社会,以一己之力静下心来做事,殊为不易。况且做的是出力不讨好、很吃功夫的严肃读物的编辑出版。每一本《读库》,从文章的选题、约稿、编辑、校对,到纸张、封面、字体、字号,形式到内容无不事必亲躬,反复斟酌。《童年与故乡》、《青衣张火丁》、《共和国教科书》以及每一种日记本和其他衍生品里无不体现着他近乎变态的认真,就连邮寄图书的内包装发泡塑料袋、外包装纸盒,他都充分考虑中国快递行业的野蛮装卸现状特意定制加厚的。二为他推出的产品的质量。《读库》我订了6年,六年来品质如一,其他的更不必说。老六的很多产品我是定了多套用来送给朋友的,收到的莫不爱不释手。三为他的功德无量。从佛教意义上说,我认为老六是在做功德。他的很多产品,是很多贵为上市公司的大型出版机构都不去做的事情,而他倾其所有不遗余力地去做了。形式上不必说,有的产品被印刷厂留下来作为样本向客户炫耀;有的产品被同行奉为模板与教科书。内容、选题上更是填补了国内许多出版行业的空白,《青衣张火丁》斥巨资百余万,前后历时5年,延请国内外一流摄影师,为拍摄专门包下剧场,灯光、服装齐备,为国内尚在世的一线京剧演员大青衣张火丁留下了大量的影像资料,其间甘苦只有他自己清楚,功德也远非那一册厚厚的图书可以承载;《童年与故乡》是德国漫画家奥纳夫·古尔布兰生的作品,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过翻译家吴朗西的译本,由于德文原版为手写、手绘,为了使中文译本“更加生色”,吴朗西先生便也遵从德文版体例,请好友丰子恺亲自书写配图文字。老六为了最大保留该书的原貌,依照1934年出版的德文原版样式,采纳中文版中丰子恺先生的手写体正文,及德文版中的插图素材,经认真修复整理,重新进行拼版制作,并恢复为德文版的开本规格,同时保留了吴朗西先生的“译者后记”与丰子恺先生的“写者后记”。就连内文用纸,也是经过“众里寻他千百度”才找到那种古朴醇厚的感觉(老六原话),大功告成之后,老六一言以蔽之:“这才是一本书应有的样子。”那样的书捧到手上,会有一种满足的直哼哼的感觉的。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六年间,老六的每一本书都是这样做出来的。嗜书如命的我没有理由不喜欢。
   爱屋及乌,喜欢老六,以及他的书。为了表达对他的敬意与支持,六年里我一直订阅着《读库》,而且,从未在其他渠道购买过打折的老六的书。
    恍然,六年。
    两周前,老六在《读库》官网和他的博客上发布了《读库》6年的读者见面会以及饭局通知。年届奔五的我上一次的追星经历恐怕要追溯到二十几年前去现场听崔健与罗大佑演唱会了。可是这一次有点坐不住,一定要去现场,向老六当面表达一下对他的敬意。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开场,主角自然还是六哥跟柴姑娘。
     时间:2011年11月5日,地点:朝阳区光华路9号时尚大厦二楼时尚廊书店。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六哥在展示为参加现场会的朋友们准备的礼物。

    六哥不是一般地厚道,36元一张的入场券,收到的却是差不多十倍的回报,价值300多元的大礼包:一本多雷插图,杨绛先生翻译的超大开本(27×32cm)的《堂吉诃德》,超大的开本、精美的印刷使多雷精美的插图得以完美呈现,又与杨绛先生的译文相得益彰;一盒子汪家明编辑的《难忘的书与插图》套装礼盒,书以外另外附送了40幅装裱在白色卡纸上的精美插图(有装饰癖好的朋友再置办个画框,就可以直接装框上墙了)。这还没完,六哥为这盒宝贝又特制了一个印有DK-6字样的腰封,一并放在桌子上那个纸袋子里面。这还没有结束,那个纸袋里面还有装在信封里的12张经典电影海报,还有细心的六哥考虑新年将至放在里面的3张明信片。     这样的一个大袋子拎起来,要这样形容才行:手里沉甸甸,心里暖呼呼,满足的直哼哼。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这是那三张明信片其中的一幅。六哥如是说:“这是俺一直非常喜欢的一张老照片。1940年10月22日,位于伦敦肯辛郡的“荷兰屋图书馆”被德军几乎炸成废墟。三位绅士安静地停驻其中。这次特意购来版权,与读库读者分享那种读书人的意境。”

    另外两张,一为多雷为《堂吉诃德》所作的插图,一为姬炤华老师特意为《读库》六周年创作。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六哥手捧一本出版社捡来的编辑样书,在细数编辑工作的艰辛与甘苦。
        接下来是六哥的N种表情:憧憬未来、怀疑人生...嗯哼!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现场读者、听众。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下面两幅,是原《三联》主编董秀玉老师,她给老六极高的评价,也给过老六极多的支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柴静,柴姑娘。也是《读库》的忠实读者,六哥好友,几年的读者见面会都是由她来主持。

    柴姑娘,应是央视为数不多的有思想、有内涵的主持人之一。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六嫂,六哥的幕后最有力支持者,年度00期藏书票设计者。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土摩托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何帆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倾  听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曲终人散。

《读库》6年 - 小飞 - 见

六哥做事,总是一再挑战你的心理底线,曲终人散之际,在出口处桌子上放置了好多印制精美的“九九消寒图”卡片,供大家自取留念,俺手一哆嗦,没好意思多拿,至今后悔、唏嘘不已。


    
    有关老六和他的《读库》,坊间有很多报道。这一篇算比较翔实,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http://enews.xwhb.com/html/2011-06/29/content_269432.htm)。
    最后,用老六在《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三版序言里的一段话来结束这篇日志:拜工作所赐,得以见识一些能够让我安静下来的人。他们让我看到了在末世狂欢的人群中可以做到沉默,在四周纷纷噤声或跪下的时候可以兀自站立,并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让我看到了抗拒某种生活方式并不需要多么悲壮,在这个夸夸其谈的国度里还可以行动。他们在这个怨夫与怨妇充斥的世道里没有申诉个人的冤屈,他们打心眼里爱自己,也爱这个世界,他们的爱是一种切实的行动和勇气,是一种不屑于向你张扬的骄傲和充实。
    以此表达对老六的敬意!

 附:
    读库官网:http://www.duku.cn/
    老六博客:http://www.zhanglixian.net/blogs/pigu6/
    读库豆瓣:http://www.douban.com/group/duku/
    读库淘宝:http://shop35372084.taobao.com/
                                                                                                                

 

                                                                                                                                     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3862)|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